详细内容
主题:新增栏目文艺版!(非搞笑,正规栏目)  

(忘了  1999-10-09 0/7120/5)

我要发言
过客名册
送给好友
副题:这一篇文章是新浪抄的,写的真的很好,将会连载!
内容:
棠(连载一)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佚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文纯属虚构。和真人无关。
    我死了…… 
    我自己很清楚的了解这一点。其实也没什么可意外的,自从苗子
的摩托给了我之后,
我就对这一天有心理准备了,只是没有想到来的那么突然。事故的责
任不在我。当对面
那辆失控的大卡车撞碎隔离墩向我冲过来的时候,我行驶的很正常,
而且速度连四十迈
都不到。破碎的水泥块儿四溅飞出,刺眼的卡车前灯让我头晕目眩。
当卡车贴近我跟前
的时候,我透过驾驶室的挡风玻璃,看见了卡车司机满脸的胡茬子、
失神的眼睛和因为
酒精作用而烧红的 脸……我甚至还觉得自己闻到了他的呼吸中带有
浓重的酒气,不过,
理智告诉我那可能是错觉,因为我鼻子没有那么灵。接着,就感觉到
极强力的撞击,不
觉得疼,只感到极度的惊慌……在飞出去的刹那间我还在想一个问
题:不知道丫是喝了
什么酒以后开的车?京酒?红星御?估计丫也喝不起茅台……我要是
因为三两二锅头死
了才冤呢,连2块钱都不到…… 
    然后我就知道我已经死了,因为我发现自己飘渺的站在了空中,
空空荡荡的,不再
是一个实体。 
    转过头,我发现卡车正推着我曾经是摩托而现在是废铁的那堆东
西向前撮。我开始
四处寻找我自己的身体,抱着一线的希望,没准儿我能还魂什么的
呢。最好是在手术台
上,这样可以让抢救我的医生有一些成就感,等我出院的时候,还能
给他送个“妙手回
春”的锦旗之类的东东。随即我就发现,自己太乐观了。 卡车冲过
去的时候,一边的5
个车轮挨个儿在我身上压了一遍。我自己身体的状况,现在只能
用"一滩"这个量词来定
义了……改造ROB-COP还要用人脑子呢。我签署过捐赠器官的志愿
书,可是看来我没剩
下什么能让医生如获至宝的东西,也不可能让一个身换绝症的女孩子
使用我的角膜、心
脏、肾脏之类的,然后带着重获新生的喜悦感激我一辈子了--好歹是
个念想儿啊。 
    我无奈的耸耸肩,认命了。 
    卡车轰然撞在了道边的花坛上,不动了。没有起火燃烧,也没有
爆炸。按理说警匪
片中有这种镜头的时候,都是用惊天动地的爆炸来点睛的。"骗人,
都他妈是假的。"我
带着对揭穿导演谎言的不屑。在仔细看一眼,发现卡车是运水泥的,
是烧不起来,估计
要是运汽油的可能差不多。 
    我在原地静静的等,想等司机的灵魂出来以后和他聊聊天。其实
我挺好奇的,想知
道他为什么喝了酒以后还开车--是和老婆吵架了?和领导闹翻了?还
是自己的孩子考大
学没考上啊?老百姓都是为俗事儿烦恼,我就不信这司机是因为台湾
要独立,眼看着好
好一个国家裂出去一块儿,心情郁闷才喝的酒。打死我都不信,现在
已经死了,就更不
信。 
    边等我还边盘算,好歹我也是受害者,我也能有个机会义正词严
的呲哒呲哒别人了。
要好好教育教育他。多危险呀!这是撞了我这个讲理的了,要是撞了
个岁数大的,还不
多一干爹什么的。要是撞着一漂亮的小姑娘,人家的后半辈子不就毁
你手里了么?就算
没撞到人,撞到什么花花草草的,也是不对的……再说了,有什么大
不了的事情,非要
这么发泄呀?我筹划着怎么说,期待的往驾驶室那边看。我决定非要
将他说的痛哭流涕,
发自内心的承认错误,并且发誓以后再也不犯类似的错误,然后我才
能宽宏大量的原谅
他,让他感激涕零的去投胎,下辈子做一酒精过敏的人。 
    等了半天,我发现他并没有出现。"他不是直接下地狱了吧?"我
揣测,走过去想看
个究竟。 
    我发现用灵体走路比实体方便多了,有点儿御风而行的感觉--估
计成仙也就这样了。
身子才摆了一下,就到了20米开外的卡车旁边。 
    往驾驶室里看了一眼,顿时觉得不平衡--那厮居然知道给自己捆
上安全带!而且还
有呼吸,显然还没死。"靠!"我骂了一句,一拳朝他打了过去。 
    "呼--"拳头从他身体中穿过了,灵体不可能接触到实体,同样实
体也不可能阻止到
灵体。我很为这个发现而兴奋--内心中的卑鄙又开始蠢蠢欲动。进银
行金库什么的是没
什么用了,可是女子更衣室什么的,估计是随便进出,没人能管我--
我进去也不干嘛,
也干不了嘛,看看就挺知足了。